您的位置:首頁 > 票據糾紛 > 票據律師 > 正文

票據糾紛法律適用疑難問題解析

作者:admin 瀏覽 發布時間 2019-12-22 09:19:07

  
1、票據糾紛案由中,涉及票據權利糾紛的有哪些?  
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印發修改后的《民事案件案由規定》,規定了票據付款請求權糾紛、票據追索權糾紛、票據交付請求權糾紛、票據返還請求權糾紛、票據損害責任糾紛、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糾紛、匯票回單簽發請求權糾紛、票據保證糾紛、確認票據無效糾紛、票據代理糾紛、票據回購糾紛11類案由,在上述案由中一類是因票據權利而產生的糾紛,主要有票據付款請求權糾紛、票據追索權糾紛,另一類是基于非票據權利產生的糾紛,主要是基于票據法的規定產生,但不是由票據行為直接產生的權利,是票據價款以外的債權關系,其他剩余的案由基本上都是非票據權利糾紛。  

2、如何確定票據糾紛案件的管轄?  
答:民訴法規定了票據糾紛案件由被告住所地或付款人所在地法院管轄,沒有具體的細分。最高人民法院的票據法司法解釋,規定票據權利糾紛由被告住所地或付款人所在地管轄;非票據權利糾紛由被告所在地管轄。故涉及票據付款請求權糾紛、票據追索權糾紛案件的管轄權由被告住所地或付款人所在地管轄;其他糾紛由被告住所地管轄。  

3、如何理解票據的無因性?  
答:票據是無因證券。票據關系是基于票據行為而發生在當事人相互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亦即票據上的權利義務關系。票據關系以票據為載體,雖然以基礎關系為前提,但票據關系又與其賴以建立的基礎關系相分離,票據關系的成立、有效并不以授受票據的基礎關系的成立、有效為必要,票據關系的存在與否并不以基礎關系的不成立、被撤銷、無效為轉移。  
票據行為無因性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即使票據發行或轉讓的原因不存在或者無效、被撤銷,只要在票據上所為的票據行為依法成立,票據行為人就須承擔票據義務,持票人就得享有票據權利。第二、票據關系中的權利義務內容應當依票據文義記載,即使票據上記載的內容與票據原因關系的內容不一致或不完全一致,也不能以票據外的事實來改變票據關系的內容。第三、票據行為無因性原則在當事人(包括有直接原因關系的當事人)之間發生舉證責任的轉換的法律效果。持票人在主張票據債權時,無須證明原因關系的存在,只要依票據上的記載內容即可向票據債務人主張相應的票據權利。反之,如果票據債務人欲對抗權利人的權利主張,則需舉證證明存在符合票據法規定的,足以對抗權利人權利主張的抗辯事由。  

4、如何正確認識票據的基礎關系對票據無因性的影響?  
答:票據的交易關系、債權債務關系、委托付款關系等,都屬于基礎關系。票據債務人基于基礎關系產生的抗辯只對其票據關系中的直接后手產生對抗效力。在票據尚未轉讓的情況下,出票人以收款人未向其履行約定義務等基礎關系為由抗辯收款人的票據權利的,如果抗辯事由存在,對于持票人(收款人)付款請求權的主張,不予支持;票據轉讓后,基礎關系抗辯只能在票據當事人直接的前手后手之間進行,不能越級抗辯。也就是說,票據付款人或出票人等票據債務人,不得再以其與收款人之間合同義務未履行等的基礎關系來抗辯接受收款人或其后手轉讓的持票人。  

5、涉票據訴訟中,如何理解一事不再理原則?  
答:雖然已經簽發但尚未轉讓的票據,票據債務人(出票人)以基礎關系違法、雙方不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持票人應付對價而未付對價為由,要求持票人返還票據而提起的訴訟,法院應當予以受理。在法院依法受理票據返還請求權糾紛之后,其他法院不得再受理票據持票人(債權人)就同一事實另行提起的行使付款請求權的票據訴訟。應等基礎關系的案件審理完畢才能審理付款請求權的案件。  

6、如何正確認識票據付款請求權與票據追索權的次序?  
答:付款請求權是持票人享有的第一順序權利,付款請求權實現之日亦即追索權消滅之時;追索權是持票人享有的第二順序權利,只有在付款請求被拒絕或者法定情形出現時才可以行使。因此,持票人不先行使付款請求權而先行使追索權遭拒絕提起訴訟的,除票據法第六十一條第二款和票據法司法解釋第三條所列情形外,一般不予支持。  
付款請求被拒絕,不僅包括付款人明確表示拒絕付款的情形,還包括付款人雖表示愿意付款,但客觀上無付款能力的情形。  

7、如何認定票據的付款行為及付款人?  
答:付款是付款人按照票據文義支付票據所載金額,以消滅票據關系的行為。付款必須向持票的票據權利人支付,向其他背書人付款或向出票人退款,都不能視為已經履行了付款義務。  
匯票付款人一般是承兌人或者出票人,本票付款人一般是出票人,支票付款人一般是簽發支票的主體。  
審判實踐應特別注意,轉賬支票可以背書轉讓,用于支付現金的支票則不能轉讓。支票上載明的出票人的開戶行沒有在支票上為票據行為,不能成為票據債務人,在支票申請支付前,不是票據關系人;如付款銀行付款或拒絕付款,依其地位可以確定為票據關系人。  

8、當事人基于票據權利、票據基礎關系權利而為的訴訟,法院能否合并受理?  
答:票據的一項重要功能系支付功能,即以票據來代替現金的清償。基于誠信要求,交付票據或轉讓票據的一方應在票據到期日兌付票據。問題是,在票據到期后,票據未能兌付的,票據權利人此時享有兩種權利,一是基于基礎權利的請求權,一是基于票據權利的請求權。如在買賣合同關系中,賣方出售一批貨物給買方,買方以匯票支付貨款,匯票到期,買方未兌付票據,此時賣方可基于買賣合同請求買方支付貨款或基于票據關系向票據的前手行使票據付款請求權或票據追索權。再如,甲作為申請人,將其持有的承兌匯票向銀行申請貼現,簽訂貼現合同,他方對貼現合同提供擔保,銀行取得匯票,后匯票到期后,銀行未得到匯票款,此時銀行可基于貼現合同請求甲及其擔保人履行貼現合同和擔保合同的義務或基于票據關系向票據的前手行使票據付款請求權或票據追索權。審判實踐中,權利人有基于上述兩種權利一并主張的情形,對此法院應對權利人的上述兩項請求進行釋明,告知其只能選擇其一主張權利,不能合并主張。如當事人拒絕變更訴訟請求,應以訴訟請求不明為由予以駁回。  

9、如何理解主張票據權利的當事人應在票據上簽章?  
答:票據法第四條第二款規定:“持票人行使票據權利,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在票據上簽章,并出示票據。”所謂“法定程序”,是指持票人向票據債務人(出票人、承兌人、背書人、保證人等)請求支付票據金額或者清償票據金額時,應當按照票據法第七條的規定在票據上簽章。依照票據法第四條第四款的規定,票據權利包括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故主張票據的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的持票人應當在票據上簽章。審判實踐中,需要注意以下例外情形:  
(1)依稅收、繼承而取得票據的,持票人的票據權利不受是否在票據上簽章的影響。  
(2)依生效法律文書、行政決定或者單位合并、分立等而取得票據的,持票人的票據權利不受是否在簽章上簽章的影響。  
(3)票據的債務人被追索票據債務,清償了票據債務后取得票據,持票人的票據權利不受是否在票據上簽章的影響。  

10、審判實踐中對主張票據返還請求權的當事人是否應在票據上簽章?  
答:在審理票據返還請求權糾紛等非票據權利糾紛案件時,法律上并沒有明確規定,主張票據所有權的人必須在票據上簽章。對票據法第四條的規定不能作擴大適用,即票據返還請求權糾紛案件中不以原告在票據上簽章為必要。因為票據轉讓后,受讓人可能拿到票據后在沒有背書的情況下發生丟失、滅失或毀損的情況是存在的,如果以失票人沒有背書就否決失票人無權主張票據所有權可能會使公示催告程序失去法律應有的意義。從另一個角度講,失票人向公示催告程序中的申報人主張的權利是票據的歸屬權,在法律的性質上應該屬于物權所有權的范圍,票據法上所確定的票據權利應該僅限于持票人向票據債務人請求支付票據金額的權利,包括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這兩種主張的權利在法律性質上是不一樣的。判決票據屬于某人所有,并不必然得出某人享有票據權利的結論,因為要享有票據權利還需要符合票據法的形式要件和實質要件。  

11、如何界定票據行為的代理有效?  
答:票據行為的代理,是指代理人基于被代理人(本人)的授權,在票據上明示本人的名義、記載為本人代理的意思并簽章的行為。成立票據行為的代理,應具備以下條件:  
(1)代理人必須在票據上表明本人的姓名,即票據上必須記載本人的姓名;  
(2)代理人應當在票據上表明其代理關系。  
(3)代理人必須在票據上簽名或蓋章。  
(4)須經本人授權。  
上述條件系法律對票據代理行為成立的一般規定,由于法律沒有規定表示的方式,所以在審判實踐中代理人在代理權限內,在票據上記名本人的名義并自己簽章的,即使沒有記載“代理人”字樣,只要依票據上所記載的內容和一般的社會常識認為構成代理情形的,本人應負票據上責任。  
對于第(4)項條件,本人授權系代理產生的基礎關系,不可能在票據上記載代理權的范圍等內容,如本人對代理權有爭議,需依據相關授權來確認代理是否成立及本人的民事責任。但授權僅用來確認本人是否承擔票據責任,即使因代理權的不存在而確認本人不承擔責任,也不能據此否認背書的連續性。  

12、行使票據權利是否必須出示票據?  
答:票據是提示證券,票據權利人享有票據權利以占有票據權利為必要,為了證明其占有的事實以行使票據權利,必須提示票據。喪失票據非因法定程序,不能享有票據權利。  
法定程序就是票據權利人喪失票據時,申請公示催告,經法院除權判決,可以法院判決代替票據來行使票據權利。  

13、票據債務人享有票據抗辯權的情形有哪些?  
答:票據抗辯權是指票據上記載的債務人提出具體的合法事由對于票據債權人提出的請求予以拒絕的行為而享有的權利。票據抗辯權因票據債務人地位的差異而不同,審判實踐中,票據債務人運用比較多的有如下情形:  
(1)與票據債務人有直接債權債務關系并且不履行約定義務的。  
(2)以欺詐、偷盜或者脅迫等非法手段取得票據或者明知有前列情形而惡意取得票據。  
(3)明知票據債務人與出票人或者與持票人的前手之間存在抗辯事由而取得票據的。  
(4)因重大過失取得票據。  
(5)欠缺法定必要記載事項或者不符合法定格式的。  
(6)超過票據權利時效的。  
(7)人民法院作除權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  
(8)以背書方式取得但背書不連續的。  
(9)票據代理有瑕疵或票據存在偽造、變造的。  
(10)其他法律規定或當事人約定的抗辯事由。  

14、如何理解取得票據應支付對價的含義?  
答:通常認定持票人享有票據權利的標準有二,一是當事人以給付對價而取得票據,二是取得票據的手段必須合法。所以正確支付對價的含義對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具有重要意義。具體而言,票據對價要求包括以下幾個方面:首先,票據對價不僅要真實,而且要與持票人所獲得的權利相對應。支付明顯不對等的代價而取得票據的持票人,推定為惡意持票人。其次,原有的債務或責任,可以構成票據的有效對價。再次,票據對價實際上是票據基礎關系中持票人應當承擔的義務,可以是現在的債務,也可以是過去或將來的債務。  

15、如何理解票據的善意取得制度?  
答:所謂票據權利的善意取得制度,是指依照票據法規定的轉讓方式從無票據處分權人處取得票據且善意無重大過失,受讓人因此取得票據權利的制度。票據權利的善意取得必須符合一定的構成要件,包括:第一,必須從無票據權人手中取得票據;第二,需要依照票據法規定的轉讓方式取得票據;第三,受讓人出于善意受讓票據;第四,支付對價。  
應注意,票據善意取得與物權法中善意取得有不同之處,物權法中對脫離物的取得有條件的不適用善意取得,票據法對作為脫離物的票據,適用善意取得。  

16、如何嚴格審查公示催告的申請理由?  
答:民訴法規定了票據被盜、遺失、或者滅失的,可以申請公示催告,上述三種情形總的來看,都是不以當事人意志為轉移,當事人無法控制,實踐中有的當事人明知匯票的去向,因自己無法控制匯票等向法院申請公示催告,以獲取不當利益,法院在無法審查真相又無相關權利人申報的情況下,不當的作出除權判決,損害了真正票據權利人的利益。對偽報的當事人可以依據民訴法第102條的規定予以處罰。  

17、審理公示催告案件中應注意哪些問題?  
答:(1)應正確認識公示催告制度。公示催告制度設立的目的,無非是尋找喪失的票據或查找持票人的過程,不能依據公示催告程序設定相關的實體權利。  
(2)正確界定失票人的范圍。失票人一般是指票據喪失前最后的合法持票人,申請人是否在票據上簽章,并非界定失票人的條件。出票人在其出票后并未將票據交付收款人而喪失票據的,可以作為失票人。承兌人在付款后,對收回的票據未加蓋“收訖”、“已付款”等字樣而喪失票據的,可以作為失票人。  
(3)受理公示催告后,應及時將公示催告情況告知付款銀行,通知銀行不要付款;在持票人申報權利后而導致公示催告程序終結的,應及時告知銀行,公示催告程序已經終結,銀行可以付款。  

18、如何認定公示催告程序未完成或終結的法律效力?  
因公示催告申請人撤回申請、公示催告期滿申請人在法定期限內未申請除權判決、法院經審理發現公示催告申請人偽報而終結公示催告程序、法院經審理發現公示催告申請人偽報而撤銷除權判決等原因都可以導致公示催告程序未完成或終結的,應視為公示催告程序未發生法律效力,票據行為人在此期間轉讓票據權利的,轉讓行為有效。  
關于因票據利害關系人申報權利而終結公示催告程序,能否視為公示催告程序未完成問題,即,公示催告期間票據轉讓是否有效。一種觀點認為應視為公示催告程序未完成,在此期間轉讓票據權利的應視為有效;另一種觀點認為公示催告期間轉讓票據無效。我們同意第二種觀點。利害關系人申報權利導致公示催告程序結束是基于法律規定,并非是基于公示催告申請人的原因而終結。一方面,利害關系人申報權利后,如果認定在此期間轉讓票據的行為有效,有悖公示催告的目的,同時也使公示催告程序歸于一紙空文,沒有任何實際法律意義,不利于失票人權利的保護。另一方面,利害關系人假如在此期間接受匯票但其并不知道公示催告程序,沒有申報權利,在除權判決后,應認定利害關系人取得票據無效,相反,如果其知道公示催告程序申報了權利,其取得票據的行為被認定有效,這樣同一種民事行為將因利害關系人是否知道而出現截然相反的法律后果,在法律上難以自圓其說,應堅持法律認定的無效性不因當事人意志為轉移的原則。  

19、除權判決的效力是什么?  
答:除權判決屬于非訟事件,其所作出的結論僅僅是程序上的推定,未對權利爭議作實質審查,不具有實體上的既判力。除權判決只是恢復了申請人作為持票人的形式資格,即確定了票據的持有人,并未將申請人確定為實質票據權利人。當事人依據除權判決主張票據付款請求權或追索權的,票據付款人或票據債務人有權依據當事人的約定或法律的規定,提出抗辯。  
雖然存在除權判決,但一方當事人以自己為票據權利人,對除權判決確定的票據持有人提起訴訟,請求確認自己為票據權利人的,法院應當受理,不能以存在除權判決為由駁回起訴或告知當事人另行提起撤銷除權判決之訴。  
除權判決作出后付款人已經付款,實際持票人以申請人偽報票據喪失事實、損害其票據權利為由請求賠償損失的,法院應予受理,不能以除權判決已確定票據歸屬為由駁回起訴。  
對上述兩類糾紛,法院如果認定實際持票人享有票據權利或賠償請求權成立,可直接作出與除權判決相反之裁判,并應撤銷除權判決。除權判決被撤銷目前法院有兩種做法,一是在票據權屬確認之訴或賠償請求之訴的判條中明確列明撤銷除權判決,二是在判決說理中闡述公示催告申請人不享有票據所有權,確定真正的票據所有權人,表明除權判決視為撤銷或不再具有法律效力。  

20、除權判決被撤銷的法律后果是什么?  
答:(1)除權判決被撤銷時銀行等付款人已經付款的,因撤銷除權判決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銀行等付款人依據除權判決所為的付款行為應繼續有效,對判決確定的新的票據權利人不再承擔付款的義務。其他票據債務人也因票據付款而免除了票據責任,票據權利人因此喪失追索權。票據權利人只能向公示催告的申請人主張返還其依據除權判決獲得的利益并賠償相應的損失。  
(2)除權判決被撤銷時銀行等付款人尚未付款的,票據的效力因除權判決被撤銷而恢復至公示催告前的狀態,票據權利人可以提示銀行等付款人付款,也可以繼續轉讓票據。  

21、公示催告程序啟動后,持票人能否依據基礎關系向其直接前手主張權利或退回票據?  
答:實踐中,持票人在公示催告程序啟動后,不向法院申報權利,也不向公示催告申請人提起相應訴訟,而是直接依據基礎關系向直接前手主張權利或退票。對此問題應根據不同情況作出處理:  
(1)在公示催告期間或除權判決作出后取得票據,票據轉讓行為無效,持票人依據基礎關系向其直接前手主張權利或退回票據,可以支持;  
(2)除上述情況外,如果當事人未約定在公示催告程序啟動后,持票人可依據基礎關系向其直接前手主張權利或退回票據的,持票人不能行使上述權利。  

22、如何確定返還票據糾紛之訴的舉證責任?  
答:返還票據糾紛,指一方當事人以自己為票據權利人,請求持有票據的一方當事人返還票據而產生的糾紛。在審判實踐中,多表現為持票人在公示催告程序中申報權利后,失票人主張返還票據的訴訟。另外為了防止惡意取得票據的人再通過流通將票據轉讓給他人,損害票據債務人的合法權益,票據債務人對惡意或者因重大過失取得票據的持票人,也可以主張返還票據,從而引起票據返還糾紛。這種糾紛中,原告一方是以法定事由否認持票人的持票資格,從而使票據重新由自己來持有,達到免于承擔票據債務或者恢復票據權利人身份的目的。處理的結果不會直接產生被告向原告支付票據款項,而是由法院確定應當由誰來持有訴爭的票據;票據返還糾紛的審理過程實質上就是對誰是合法持票人的確認。  
審理票據返還糾紛案件中,原告在喪失票據以后提起的訴訟,故無須提示訴爭的票據文本。但是,原告應當對以下事實負舉證責任:  
(1)原告曾經是訴爭票據的合法持有人。  
(2)原告是訴爭票據的最后合法持有人,即票據是在原告手中取得又喪失的,如果票據在喪失以前的最后合法持有人并非原告,則原告無權要求被告向其返還票據。不過,提起返還訴訟的原告并不一定是票據的最后合法持票人(即收款人或者最后被背書人),其他情況下,出票人、承兌銀行也可以視為最后合法持票人。比如:出票人在簽發票據后,還沒來得及交付收款人就喪失了票據,該出票行為因為欠缺交付行為而未完成,出票人并沒有依據票據而獲得利益,但根據票據的文義性,從票面上無法得知該票據是否交付,出票人因此可能遭到損失。又比如作為銀行的承兌人在付款后,對收回的票據未加蓋“收訖”、“已付款”等字樣而喪失了票據,該票據如果落入善意持票人之手,銀行有可能重復付款。  
(3)被告持有票據非法,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有要求被告證明其取得票據合法的必要。  
根據法律規定,提起該訴訟的當事人應當提供擔保。  

23、如何正確認定民間票據貼現(買賣)的有關問題?  
答:(1)民間票據貼現,又稱票據買賣,日常生活中俗稱為倒票,是指持票人為了融通資金,將未到期的票據以低于票面金額的價格轉讓給非金融機構。國務院《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業務活動取締辦法》規定,未經中國人民銀行依法批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從事票據貼現業務。故目前我國只允許中國人民銀行批準的金融機構從事票據貼現業務,對于向非金融機構貼現票據的合法性問題存在較大爭議。我們認為,民間票據貼現是票據融資功能的重要體現,從最高法院有關精神來看,司法對于企業間借貸等民間融資行為正呈現逐漸放寬的趨勢,民間票據貼現已經發展為一種廣泛使用的民間資金融通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適應中小企業的融資需求。故不宜輕易否認民間票據貼現(買賣)在民商事法律上的效力。  
(2)民間票據貼現(買賣)中的資金交付屬于票據權屬變動的原因關系、基礎關系,屬于真實的交易關系。  
(3)民間票據貼現(買賣)不屬于以非法手段取得票據,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十二條規定的以非法手段取得票據的情形。  
(4)民間貼現(買賣)方式受讓票據不構成惡意或重大過失。  

24、審判實踐中,如何認定票據背書的效力?  
答:認定背書的效力應當注意以下幾點:  
(1)審查票據背書的連續。第一個背書人必須是票據的收款人,持票人必須是最后一個記載的被背書人,背書人必須在票據上出現兩次,即以被背書人和背書人的身份出現才能認定背書的連續。  
(2)對票據上各背書人簽章、簽字的審查僅限于形式上的審查,不作實質性審查,即各個被背書人對背書人的公章經過審查和票據上載明的背書人的名字相符即為盡到了審查的義務,對真偽不負審查義務。  
(3)背書人與被背書人同一性的認定標準。實踐中容易出問題的是背書人與被背書人不是完全相同,如何認定的問題。  
第一,背書人在進行背書時記載了被背書人的全稱,而被背書人為再次背書時所使用的系簡稱或實際使用的印鑒,或者反之。持票人可以以一般的認識為依據,主張二者具有同一性。持票人還可以以票據記載事項以外的其他證據證明二者具有同一性,如提供前次背書中的背書人的證明。  
第二,記載被背書人名字出現漏字、錯字、多字情況,與其公章不一致,持票人可以以票據記載以外的證據,如背書人的證明等予以證明其背書實質上具有同一性,所以也要強調證明作用,就是當事人要通過舉證的方式來解決其中的矛盾點。  
(4)對委托收款背書、質押背書等非讓與背書連續性判斷:  
委托收款背書:銀行只能再基于同一目的背書,銀行未注明委托收款的不產生背書的效力。  
質押背書:只是設立質押權,并非轉讓權利。質權人無權再背書轉讓,背書轉讓的,不產生背書連續的效力。  
(5)當事人采取空白背書的方式轉讓票據的,視為授權后手補記的權利。即使票據經過多次空白背書,只要持票人將其名字在空白背書處記載,即產生背書連續的效力。  
25、如何審查銀行在票據貼現中應注意的義務?  
答:根據《商業匯票承兌、貼現與再貼現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九條的規定,銀行對持票人申請貼現時提交的其與出票人或其前手之間的增值稅發票和商品交易合同復印件,對購銷合同和增值稅發票復印件等進行了審查的,如果票據背書連續,既應視為銀行盡到了謹慎審查的義務。銀行對上述材料的審查僅限于形式性審查,對真偽不負責任。即使票據申請貼現人惡意取得票據,也不能以銀行取得票據存在重大過失或惡意為由,否定銀行善意取得票據。但貼現銀行工作人員與貼現申請人串通、偽造申請貼現所需材料進行貼現的,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十二條所規定的惡意取得票據,對其主張票據權利的,不予支持。  

26、審判實踐中,涉及票據質押案件應如何審理?  
(1)法律規定的不協調及處理。《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七十六條規定:“以匯票、支票、本票……出質的,應當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將權利憑證交付質權人。質押合同自權利憑證交付之日起生效。”物權法也是類似的規定。擔保法司法解釋規定:以匯票、支票、本票出質,出質人與質權人沒有背書記載‘質押’字樣,以票據出質對抗善意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三十五條第二款規定:“匯票可以設定質押;質押時應當以背書記載‘質押’字樣。被背書人依法實現其質權時,可以行使匯票權利。”票據法司法解釋規定:以匯票設定質押時,出質人在匯票上只記載了“質押”字樣未在票據上簽章的,或者出質人未在匯票、粘單上記載“質押”字樣而另行簽訂質押合同、質押條款的,不構成票據質押。  
從以上條文看,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的要求,票據質押必須以質押合同的形式成立,并按照合同的約定交付出質票據,質押自交付時生效,強調的是兩個要件,即質押的合意以及票據的交付;而我國《票據法》則要求,票據質押時必須在出質票據上背書“質押”字樣,強調在票據上的背書和“質押”字樣。  
是以設質背書作為票據質押生效條件還是以交付票據作為票據質押的生效條件,目前較為統一的觀點是書面質押合同與質押背書在票據質權的取得上具有相同的證據效力,票據持有人可以憑據質押背書或者書面質押合同證明其質押的權利;票據質權的取得可以是基于在票據為“質押”字樣的背書記載,也可以是依實質上的票據質押關系的有效存在而獲得證明。只要票據質押符合擔保法和票據法的任一規定的條件,都應認定質押成立,只是質權人享有質押權利不同。  
(2)對上述兩種質權判決的內容。雖然只要票據質押符合擔保法和票據法的任一規定的條件,都應認定質押成立,但在審判實踐中尤為需要注意的是對質權的判決內容。 
A、符合擔保法生效要件的質權的判決內容。這種質權由于質押人和質權人沒有在票據上記載質押背書,質權人僅僅是占有票據,根據票據法未在票據上簽章不得享有票據權利的規定,這種質權人只能享有質押人權利的優先受償權,不能享有票據權利,它的權利的實現方式不是質權人直接向票據的付款人請求付款,而是必須通過法院或其他程序使得質權人取得票據權利人或委托收款人的地位,然后向票據付款人請求付款,所以在判決內容上和一般的物權質押的判決內容沒有本質的區別,一般應判決:某某質權人對某某質押人依據享有的票據權利而獲得的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  
B、符合票據法生效要件的質權的判決內容。在有效的票據質押關系中,質押權人占有票據并在票據上簽章,當質權人的債務不獲清償或票據到期之時,質權人即成為票據權利人,可以要求票據債務人清償票據金額。所以在判決內容上應和一般的物權質押的判決內容有本質的區別,一般應判決:某某質權人對某某質押人質押的票據享有票據權利。  

28、審判實踐中,涉及票據保證案件應如何審理?  
票據保證是指保證人對合法取得匯票的持票人所享有的匯票權利,承擔到期保證兌付票據上載明金額的一種票據行為。票據法規定保證人必須在匯票或者粘單上記載下列事項:(一)表明“保證”的字樣;(二)保證人名稱和住所;(三)被保證人的名稱;(四)保證日期;(五)保證人簽章。故票據保證具有票據行為的要式性、獨立性特征,與民事保證有明顯差異。  
在司法實務中,應掌握以下問題:  
第一、在對保證的性質進行界定時,應明確保證是否符合票據保證的形式要件,保證人未在票據或者粘單上記載“保證”字樣而另行簽訂保證合同或者保證條款的,不屬于票據保證,應當適用擔保法的規定進行審理。  
第二、應注意區分保證人是為票據債務提供擔保還是為原因債務提供擔保,前者適用票據保證的規定,后者則應適用民事保證的規定。  
第三、一般而言,票據保證一經成立,保證人即應負擔票據上的責任,而不問被保證人的債務有效與否,但被保證人的債務因匯票記載事項欠缺而無效的除外。保證人應對合法取得匯票的持票人所享有的匯票權利承擔保證責任,在持票人以非法手段取得票據的情形下,因其不享有票據權利,故票據保證人對其不承擔票據保證責任。  
第四、在債務人破產時,一般保證保證人的利息承擔是計算到破產宣告之日,而票據保證的保證人利息承擔是計算到票據的兌付之日。

文章來源:山東濟南中院官網http://jinanzy.sdcourt.gov.cn/jinanzy/376241/sfgk93/sfgggk8/5694075/index.html,供僅個人學習使用,如無意侵犯相關人員權益,在此表示歉意,告知將及時刪除!

法律咨詢電話

150-1402-4650

律師在線
福建36选7中奖结果 海南4+1怎么玩 7乐彩开奖 广东11选5平台 内蒙古11选5每天几点开始 股票配资风险案例 浙江6+1规则图 中国的股票配资平台怎么样呀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 腾讯分分彩官网是什么 股票开户要多久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陕西11选5任五推荐号码 北京11选5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遗漏 幸运28怎么看走势图 山西体彩11选五走势